最新资讯

直播盒子,直播大秀下载

限时活动20多种福利软件任你下载,下载地址 http://juhelive.top/

丝瓜视频破解版,流光宝盒破解版,妖狐视频直播破解版,成人抖阴破解版,豆奶视频破解版,omg直播盒子破解版,anna直播盒子,聚合直播宝盒,阿福宝盒,橙子直播破解版,apple直播盒子破解版,xyz直播盒子破解版等福利软件,全网统一下载码

一个下载码下载全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时候,透过窗子,房间内的声音已经可以听的十分清楚了。不过一时之间楚玉却并没有心思听里边的人到底在说些什么,她的注意力基本上都被身边靠她极近的容止吸引了过去。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容止基本上就贴在了她身边。这个距离,相信只要她稍微一转头她就会吻到身边的容止,这一发现让楚玉感觉稍微有些不自在。
其实真正让楚玉不自在的是她对于容止的未知,楚玉仔细思考过,然而大脑中却没有一丝一毫关于容止底细的记忆,这让楚玉没由来的慌了起来,对容止也更加的上心。
此时容止的心中其实远没有面上表现出来的平静,拉住刘楚玉是他故意的,但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会自然而然的靠这个女人这么近。虽然入府多年,他与这刘楚玉早就有了肌肤之亲,但是之前的每次他都会有着一种莫名的恶心与厌恶,如今这是怎么了?
容止轻嗅着从楚玉身上飘过来的淡淡的香气,容止微微皱眉,这......不是他配的香,而且闻起来,似乎和以前刘楚玉身上的味道也大有不同。不过,这味道淡淡的,莫名的竟然让他感觉有些......安心?
容止忙握了握拳,指甲刺的掌心生疼。他甚至在想,他莫不是不知不觉间被这刘楚玉下了什么毒?不然他怎么会有这种不着边际的感觉?思绪霎时间百转千回,无论如何,此时容止心中却更加怀疑,眼前这刘楚玉或许并不是刘楚玉!
“他若真心隐居东山,又何必与名流相交,诗文传世,狎、妓优游,到处招摇过市,他这样的隐居不过是待价而沽罢了。”
“若不是谢安......”
楚玉不自在了一会便被屋内的谈话吸引了注意,屋内两道声音,那言语间带着犀利锐气的就是刚才见到的桓远。楚玉记得,桓远乃是前朝皇族,桓远厌恶她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但是这两个人神神秘秘的在容止的院子里,必定不会只是为了谈论这些。何况......这桓远难道没有发现他手里的书册拿反了吗?一抹狡黠从楚玉眼中一闪而过。
楚玉用手轻轻推了推容止,示意容止和她去一边说话。容止这才向后挪了挪,留出了些许空位让楚玉先走。接着楚玉一转身从容止的身边走了过去,行了好几步才停了下来。
容止跟了过来,两人相对而立,楚玉望向了容止,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眼神却清清楚楚的是在向容止要一个解释。
容止见状,只能无奈的笑了笑,妥协道:“公主既然瞧见,我也不能再欺瞒,桓远并未患病,实是在说谎。”
楚玉轻笑一声,意味不明感叹了一句:“好大的架子啊,我赐宴他都不赏脸。”
容止摇了摇头,淡笑道:“桓远有惊世奇才,百年难得一遇,心高气傲在所难免,但偏偏身世惨淡,请公主不要怪罪于他。”
对于这些文人名士,楚玉最开始是十分讨厌的,她觉得这些人只不过是每天坐在那里夸夸其谈,毫无用处。但是后来她发现,她的这个朝代却偏偏是用这些布衣文士用的最多的,她还不好得罪这些名士。楚玉想了想,计上心头,既然不能得罪,那便利用好了。
“呵,奇才?”楚玉轻笑了一声,“行,容止,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便不责罚他们了。但是,一会你记得转告他们,以后若再对我避而不见,我可就没这么客气了!”
容止拱手示意自己知道了,楚玉一拂袖,“越捷飞,我们走!”
容止见楚玉离开,在原地沉思了几秒,接着便转身向屋内走去。可是,这时楚玉却带着越捷飞折了回来,在越捷飞诧异的目光下,开口道:“带我上去。”楚玉指了指屋顶。
越捷飞虽然惊讶于楚玉的行为,但还是二话不说的听从楚玉的吩咐,运起轻功,脚一点地便将她带上了屋顶。
屋内的两人见容止回来,桓远偏过头并未说话,江淹却躬身一揖谢道:“多谢容郎君为我二人示警。以前因容郎君居所偏僻幽静,公主十分偏爱,又没有侍卫看管,所以我二人才常来阅读书籍,没想到却给你添了麻烦。”
听到这,楚玉在房上眯了眯眼睛,没想到这二人还是有几分脑子的。桓远身份特殊,在府内地位也有些尴尬,要去什么地方,都要提前向她禀告,这么想来,容止这里,对他们来说,的确是最安全的。
“我容二位在此看书,不是让你们密谋思反。”容止猛的一拂袖,身上的气势与刚刚面对楚玉之时陡然不同,一时间温润如玉的人竟然像是一把出鞘的剑,犀利了起来。
“你们做什么皆与我无关,我既不会密报公主,也不会帮助你们。不管成功还是失败,结果自己承受,你们好自为之。”
容止说完转身便想离开,然而此时,一直沉默着的桓远忽然开了口。
“我还以为郎君让出此地是证明你对公主也十分的厌恶。我与阿淹密谋,郎君隐瞒不报,这份恩德桓远铭记在心,但是郎君可否想过,你虽从不参与,但是他日不论成功还是失败,你都逃不脱干系。郎君虽然受尽公主宠爱,但是暗中提供方便与我等反叛,我想公主也不能原谅吧!”
听着桓远的话,楚玉心头火起,这桓远还真是不知好歹!他这条命都是她刘楚玉保下来的,是,让他在这公主府做个门客是屈才了他,但是他不愿意,刘楚玉也没有强迫过他啊?他不知道感恩就罢了,至于谋反吗?
这时,容止挑了挑眉,似笑非笑道:“你在威胁我?”容止的语气虽然还是那样淡淡的,可是就连偷听的楚玉都忽然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。
桓远脊背一凉,但是他还是镇定的回答道:“在下只是无奈出此下策,还请容郎君不要见怪。”
容止一笑,收回了浑身的气势,淡然的开口道:“我实话告诉你桓远,我之所以不告诉公主,是因为我相信,公主根本不会被动摇,等他日事败,你们尽管将事情推到我身上,我倒是要看看,我会不会因此受到惩罚。还有,我知情不报,只是懒得作为,并不是护着你们,你不要自作多情。”
容止的话处处带刺,显然也不是会吃亏的人,他的这番话让桓远心中暗怒,但是却无从发作。江淹还想开口再劝,桓远一伸手,对他摇了摇头。
桓远一拱手,“既然如此,那我二人告辞。”
容止无所谓的点点头,“请吧。”
接着,桓远和江淹二人便一前一后的穿过庭院,离开了沐雪园,想来,这沐雪园他们也是不会再来了。
直到桓远和江淹走出去好远,楚玉这淡淡一笑,对身边的越捷飞道:“好了,越捷飞,带我下去吧。”
越捷飞也没想到,这一次会听到这么多的内容,作为贴身侍卫,他是最先察觉到公主的不同的,可是,他朦胧中却觉得,公主似乎原本就该是这样的,如今的改变好像并没有什么违和感。所以,变化什么的并不重要,只要她是山阴公主刘楚玉,就够了。
桓江二人走后,容止走到窗边站定,却正看到楚玉和越捷飞一前一后的从路边走过。楚玉回头正对上容止的目光,她丝毫不避讳,自然的对着容止笑了笑,丝毫没有偷听被人发现的尴尬。
容止看到楚玉,不得不承认,他还是有着一丝惊讶的。不过,更多的却是对楚玉这个忽然开始给他意外的女人浓浓的好奇和兴味。
回到明玉阁,门客们的档案已经整整齐齐的摆在了楚玉的桌子上。楚玉挥退了侍女,正想让越捷飞也先下去,这时,越捷飞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“公主打算如何处置桓远与江淹?”
楚玉走到桌后聘婷袅袅的坐了下来,轻抚额头反问道:“依你所见,应当如何啊?”
越捷飞看着楚玉,俊脸一红,暗道,这公主还真是个尤物,举手投足间都能让男人拜倒,不愧是皇族第一美人。越捷飞摇了摇头,拉回了自己跑远了的思绪,轻咳了两声后,道:“公主,这二人图谋不轨,应当严惩,只是......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牵扯其中,一个不慎走漏风声恐怕白忙一场。”
越捷飞的窘迫她看在了眼里,这让她心中大悦,楚玉轻笑一声,“文士造反,三年不成。不需要太过计较,待我看完档案后,明日我自有主张。”
“是,那属下先告退。”

CONTACT US

Contact: baohevip

Phone:

Tel: 020-87961814

Email: greenlive@163.com

Add: Guangdong Province, China TianHe District, GuangZhou Num 899